讨 fate 檄

  观前提醒:本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踩一捧一或者踩一捧多,单纯是我一定要骂一骂这部浪费了我一个月休息时间的垃圾作品,否则我已经气的什么事都干不了了。lao zi 不是云玩家也不是动漫党!我是实实在在推了原作的!一开始因为存档问题,先进了间桐樱线,推到Assassin和间桐脏砚合伙把saber弄死那里,士郎在rider的保护下死战得脱那里,然后发现存档有问题,删了存档从头开始推。Saber线已经推完了!远坂凛线推到卫宫士郎用了第三个令咒强迫saber停手,然后saber被Caster控制那里!

  本文一切论点全部具备专业参考文献查证,并附上查阅资料。

  以下文章中除了fsn,还会出现《白色相簿2》,《龙族》,《叛逆的鲁鲁修》,国产galgame《永远的7日之都》等。

  在我入坑这部作品很多年以前,我就被高中同学推荐过这部作品。但如今我已经大三结束快大四了。之所以入坑是被一众网友告知,这是一部堪比江南的《龙族》的奇幻大作。而且卫宫士郎也是2021年批评空间(日本最大的galgame评分网站)人气第五高的男主。这才让我来了兴致,断断续续推了一个多月,直到昨晚为止——从今天开始我绝不会在为它付出我一分钟的休息时间。要说我的感受,那就是委屈——真沓犸委屈啊!我和一众网友们无冤无仇,却有复数的人告诉我fsn和《龙族》一样优秀甚至犹有过之,我才用我稀少的休息时间入坑的!结果日本龙族就这?和我推荐这部作品的人,fsn对标的是《龙族5》吗!就算是《龙4》,都罪不致此吧!

  首先开局没多久我就没蚌住:圣杯召唤出来的七大职阶当中,同时存在Saber和Lancer!而且设定里,saber的综合实力居然比lancer强!

  但凡奈须蘑菇有点冷兵器常识,都说不出这么没脑子的话来!在冷兵器时代,剑就是被枪天克的东西!剑的一大优势在于便携,在战场上面对面,拿剑的要是看见拿枪的,最好的选择就是逃跑——因为拿剑的打不过拿枪的,但是拿枪的跑不过拿剑的!因为枪的长度比剑长!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方法,一种是像佐佐木小次郎那样,把剑的长度做长。同等长度下剑绝对比枪有优势,劣势是价格上的问题——想把一把剑做成和枪一样长,那它的造价将是同等长度枪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第二种方法就很危险了——将刀作为投掷武器使用。

  好在奈须蘑菇还没那么蠢,在saber和佐佐木小次郎战斗时,佐佐木小次郎算出saber的剑长三尺多,宽四寸。绝对称得上长剑了。虽然和lancer枪的长度比还是差很多,不过毕竟是虚拟作品,这种等级的小错误姑且按下不表——不过后面葛木宗一郎徒手接白刃——接的还是长度超过三尺的不可视白刃,还能反打,这就太过分了吧!架空也要有个限度吧!要是让历史上的佐佐木小次郎知道,一个能和自己打的有来有回的剑士的剑被人徒手挡住还能反打,佐佐木小次郎能从棺材里爬出来把奈须蘑菇带下去!

  fsn改编历史的能力也是一绝。历史上的亚瑟王,是否真实存在尚且有争议,为了迎合市场把她设置成女性,倒也可以理解——不过在后世借鉴亚瑟王最通用的蓝本,1470年马洛礼爵士的《亚瑟王之死》里,亚瑟王到临死的时候,可是老的连剑都抬不起来了!遗失的剑鞘能保护亚瑟王不受任何伤害——包括时间的伤害。而剑能让亚瑟王战无不胜。最后和莫德莱德打的两败俱伤,就是因为亚瑟王已经老得连战无不胜之剑都拿不起来了。所以,就算把亚瑟王设定成女人,也至少该是个头发花白的美妇吧?结果居然是个和卫宫士郎差不多年纪的少女??莫德莱德都比她年长!(尬笑)还有那个一条线都推完了,剧情都过半了还没亮出真实身份的Archer,虽然还不知道他是谁,但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我已经一点都不在乎了——无论他是谁,他都是个篡改历史的产物。开篇不久就交代了,他认识亚瑟,亚瑟不认识他。我一开始以为,他可能是比亚瑟晚一辈的英国骑士,早年在征战时以杂兵的身份追随过亚瑟,但是等他成为大英雄的时候,亚瑟早就死了。唯一值得吐槽的是为什么一个英国骑士长着一张比起欧洲人更像亚洲人的脸。不过《亚瑟王之死》里并没有弓术出众到能和亚瑟王相提并论,还会使双剑的骑士。所以一开始,我还很好奇奈须蘑菇要怎么圆这个设定。直到卫宫士郎和葛木宗一郎决斗时,公布了Archer那两把剑是干将莫邪。

  我:???

  好家伙,虽然我没什么家国情怀,但你把中国的名剑送给一个和亚瑟王混过的骑士!王者荣耀当初把荆轲设定成女人时我都没这么头大过。尤其你还是个日本的作者,你咋不把你们国家的天羽羽斩和布都御魂送过去呢!你挺会替别人做主啊!

  fsn的吃书能力也是一绝。就拿间桐慎二的rider来说——这玩意在三条线里真是一个人?!saber线里直接召唤神兽逼的saber舍命开大,远坂凛线里啥都没干就领了便当,间桐樱线里打不过saber但是能在Assassin和间桐脏砚联手的情况下保卫宫士郎活着出来。这么说的话其实间桐慎二也挺吃书的,saber线里和远坂凛线里明显就是把他往社会败类那个方向塑造,甚至还想亲手折磨卫宫士郎。结果间桐樱线里却让rider无论如何保护好卫宫士郎。你怕不是个蓝铜吧我C,看上卫宫士郎了是吧,除了前两条线里感情受挫恼羞成怒,第三条线觉得自己能干到卫宫士郎以外,我真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他突然想起来保护卫宫士郎!

  当然,让我生气到这个份上的,还是fsn的主角,卫宫士郎本人。遇到危险时比只狼还莽,暂时没事时比安 bei 还蠢,自己没什么本事,还总想着替saber出头。每条线——啊,记住,每条线,我都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一直坚持宅在卫宫家待着啊!你家的防御设施,就相当于是个报警器,面对侵略根本就没什么像样的防御。结果你不仅自己一直住着,最后还把远坂凛甚至无辜的大河和樱拉进来了!后来caster能挟持大河当人质,也是因为从一开始卫宫士郎就执迷不悟的缘故。我觉得要是我的话——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的话,都应该是和远坂结盟的当天,就指挥saber用煤气罐之类的东西,把自己家炸了,然后搬进防御机关更严密的远坂家吧!第二天去找大河和樱,就说自己家发生意外炸了,在修好之前,我先自己在外面找地方住着,你们也别来了。这样既能有理由搬进防御工事更严密的远坂家,还能防止大河和樱被卷入,还能更好的了解远坂凛,无论是以后更好的拉进关系还是把远坂凛当做假想敌,提前收集更多信息都是更方便的。看远坂凛对卫宫士郎的态度,应该也是不会拒绝的。偏偏想了一个最nt的方案——或者说卫宫士郎你“想”了吗?!你家脑子就是个装饰品是吗?!

  不仅仅是忧患意识差,而且他信任人的标准也是依托答辩。明明都在小树林里看见间桐慎二站在rider的旁边了,但是还不敢确信他就是rider的Master。甚至没有和远坂凛和saber报备——我真想把我的胳膊伸进电脑屏幕里给他两个脆的,卫宫士郎是非得等到发现间桐慎二是个大姬老(我瞎猜的,泄愤目的大于推理目的),把他捆到家里灌成奶油泡芙他才敢确信间桐慎二是敌人吗!他知道saber和他才是命运捆绑的利益共同体吗?!但凡有一点想法都要及时和saber沟通,然后两人一起决定是否告诉远坂凛才是脑子正常的人该干的吧!明明自己没啥本事,却总想着自己上战场,脑子就当个装饰品,感情永远比理性先行。在远坂凛线里,saber被Caster控制,也是因为卫宫士郎的人间迷惑行为才导致的。先是拒绝了Caster的合作建议,然后还在生死攸关争分夺秒的场合优柔寡断,甚至用上了第三个令咒让saber停下,才导致saber被caster操纵。岂不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吗”!卫宫切嗣和远坂凛那个Archer也一直教他,就算是正义的使者,也只能拯救可以拯救的人。他倒好,比他有远见100倍的父亲和英雄教他的道理他不听,又想拯救小镇所有的人,又不想藤村大河领便当,那saber就活该被Caster操纵吗!更何况saber对卫宫士郎来说是作为“战斗力”而存在的,就算是必须牺牲一个的时候,也只能抱着对藤村大河的歉意把saber捞出来,连这点意识都没有,当什么主将!Saber摊上这么个御主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我气的一晚上连觉都没睡好!前面一堆降智操作我都忍了,看到这我tm忍你mb,从今天开始截止到今年为止(为保证言出必行,我不喜欢做永恒的承诺),我要是在推一分钟的fsn我都不是人的!

  我作为一个汉语言文学系的学生,我自然不会犯下“作品的三观和我不合,我就说这部作品是lj”这样的错误,实际上我也不讨厌卫宫士郎的三观,甚至不觉得这很幼稚。国产galgame《永远的7日之都》中的安托涅瓦以及《叛逆的鲁鲁修》中的鲁鲁修,都有相似的理想,但这两个人一个是我最爱的纸片女,一个是我最爱的纸片男。我并非因为卫宫士郎的理想而责骂他,而是因为他的智商而责骂他。同样是面对自己的利益共同体和心腹大将,看看人家安托涅瓦是怎么用晏华和指挥使的,在看看鲁鲁修是怎么用朱雀的?人比人会死,货比货得扔。不是有着同样的理想就等同于是一种人了。若智在什么阵营都是累赘。难怪Archer想弄s他,是我我都得弄s他,但这不代表我就认为Archer,还有Saber,还有远坂凛很聪明了,相比前面提到的作品,其他人也只是在和卫宫土狗的对比中矮子里拔大个罢了。

  先说Saber——这真的是一个战无不胜的战争领袖吗!?英格兰人的智商是全都和卫宫土狗差不多吗!《孙子兵法·虚实篇》里明明白白的讲了,“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善战者,致人而不致于人。”你在两条线里,卫宫土狗的身份已经数次暴露,且卫宫家没有合格的防御措施的情况下,不劝卫宫土狗迁都——呸,搬家,反而还有闲情逸致和他约会或者陪他和远坂凛约会?!卫宫土狗一个nt高中生不知道兵法可以理解,你一个打了一辈子仗的征伐皇帝,你也不知道?!不会吧不会吧,就算《孙子兵法》是中国的,你们英格兰是没有兵书吗,甚至于我觉得这个应该是个“常识”的问题吧,就算没看过兵书的,看几集战争纪录片都该知道的道理,你打了一辈子仗,你别告诉我连你都不知道啊!你这一辈子打的什么东西啊,趁着卫宫土狗睡着时自己跑去柳洞寺和不知道职阶的英灵决斗更是个唐。还是《孙子兵法》,这次是《地形篇》,“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险形者,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saber,亚瑟王,一生战无不胜的铁血帝王,就用这么有限的篇幅,犯下这么多的战争谬误?我很怀疑你活着的时候所谓的“战无不胜”战的是哪些敌人!

  还有Archer,逼格比saber高点,但是蠢的程度和saber不相上下。在他试图砍了卫宫土狗那个晚上,土狗质问他为啥不送Caster归西,Archer说没那个能耐,而且我答应了她“我只砍一刀”。

  我:?

  看似可以自圆其说,实际上却是依托答辩。兵者,诡道也。就因为一个承诺,就放弃了重伤敌人的机会?更何况柳洞寺乃是剧情中的天险之地,他大伤Caster以后,可以当天晚上就抱着远坂凛住进柳洞寺,外连saber,内结僧侣,临柳洞寺天险,而固守之,以逸待劳,岂不及好?但就是这么一个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机会,他说放弃就放弃了。不禁让我怀疑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相比前三个唐,远坂凛是最正常的一个人。本来我都预定远坂凛就是我今年的老婆了(发出普信男的笑声),结果大概是因为卫宫土狗是个nt,而女主角必须配合男主的缘故,她也跟着降智了。看到她和卫宫土狗约会,我感觉可不适了——这里跳出fsn,举另一款galgame神作《白色相簿2》的例子。小木曾雪菜和冬马和纱同时喜欢春哥,我一点都不觉得不适,相反我对三人的感情戏非常专注,中途玩哭了好几次。因为我觉得春哥被这样的两个女孩爱上,我一点都不意外,也不眼红。春哥是什么人啊!咱们一起查查他的成分:“颜值中等以上,性格和人缘极好,有较强的管理能力,学习成绩全校第一,卷王,会做饭,在橱柜最少的雪菜线,他总计六年就橱柜过一次。浮气线我还没推,其他最多的线里,统计下来也不超过两年一次,而且全部发生在婚前,婚后没有橱柜记录”。这什么绝世好男人,我要是女孩,我也愿意嫁啊!卫宫土狗什么档次啊?他和春哥比唯一的优势就是有套房子。但还是比远坂凛穷多了。他配得到远坂凛那种女孩的爱情吗!

  笑死我了,日本的《龙族》就这?日本的《龙族5》!我的评价是卫宫土狗不如路明非的一根戟霸矛。如果前三部的路明非魂穿卫宫土狗,凭他对凯撒,诺诺和绘梨衣的态度,他大概率穿越不久就变成了远坂凛的小天勾(乐),完全信任saber,把知道的一切信息都第一时间毫不保留的告诉她。一切圣杯战争事宜交给saber,除非是saber出那种主动进攻柳洞寺的nt意见,否则saber出什么意见他就老老实实的执行什么意见。开战了就躲在后排,等到saber血条空了就用神级单体奶言灵“不要死”拉一手saber的血条。把伊莉雅当成自己的小妹妹来对待。看似怂包,实际上不失为一种大智大勇的表现——和远坂凛拉关系,是为了放松远坂凛的戒心,还能联络她的感情,最好的情况下就是战事情事两开花。完全信任saber并按照saber的意见办事,是“知人善用,虚怀若谷”的体现。把伊莉雅当自己妹妹,一方面是因为路宝是个很温柔的人,另一方面,还能“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以应对一切不能团结的敌人。”难怪他后来能当上学生会竹席,除了和凯撒的友谊之外,他大智若愚,稳中求进的态度也足够让凯撒放心吧!像路宝那样的人才,对标的应该是eva的碇真嗣,卫宫土狗也配?《龙族》是中国最好的奇幻小说,一部通篇降智和bug的日本网文也配?

  我居然为了这种东西耽误了我一个月的晚间休息时间,真该大骂自己一遍,然后再看一遍罗新璋译本的《红与黑》洗洗眼睛!

14 条评论 0 转发
评论
你还未登录哦~
评论
{{reply.createAt}}
{{reply.replyContent}}
{{reply.createTime}} 回复
{{subNode.createAt}}
回复 @{{subNode.targetName}}: {{subNode.replyContent}}
{{subNode.createTime}} 回复
回复